• <optgroup id="bssxu"></optgroup>

  • <s id="bssxu"></s>

    父親的膝蓋

    來源:本站原創?作者:唐小蘭??時間:2018-04-26?【字體:??

    又讀到朱自清的《背影》,那字里行間跳動的父子情深最是樸實而感人,讓人感嘆千百年以來父愛如山從未改變,只是厚重的不同。

    我不禁想到我的父親,那個身材并不高大,有些木訥寡言的男人,想到他堅毅的臉龐,想到他那漆黑的膝蓋。

    我成長于一個單親家庭,父母很早就因感情不和而分開了,我和年幼的妹妹跟著父親生活。十歲那年父親也為了一家人的生計,遠赴遼寧省本溪縣的煤礦做了一名礦工,用他那并不寬闊的肩膀挑起了我們兩姐妹的天空。

    從西南到東北,幾乎跨越了整個祖國的版圖,在那個交通并不發達的年代里,父親一年也僅僅能回來一次,自然從十歲開始我和妹妹就跟著奶奶一起生活。

    老人與小孩生活在沒有父親這個頂梁柱的家里,個中艱辛自是難以用言語表達,好在姑姑經常過來幫襯著奶奶照料我們,我和妹妹總算不至于生活得像個孤兒一樣。

    話雖如此,成長的歲月里多少個夜晚我和妹妹看著萬家燈火,聽著鄰家的孩子與父母的笑語歡聲,對遠在遼寧的父親的思念也如火焰一樣燒灼著我們的心。我們渴望像其他孩子一樣在父親的懷里撒嬌,渴望放學回家之后可以有一個低沉慈愛的聲音呼喚著我們的名字,叫我們吃飯,渴望受到委屈時能有一個溫暖的肩膀讓我們放聲哭泣。我已經記不清多少個夜里與妹妹相擁而泣,呼喚著父親,自從母親離開后,父親就是我們姐妹的整個天地。奶奶和姑姑雖然對我們很好,但有些愛,她們不能給予,有些離開的人她們不能代替。

    從我十歲那年開始,每年臘月總是一年當中最難熬的時光,每天早上起來我和妹妹總是第一時間跑到奶奶那里問:“爸爸回來了嗎?”但得到的往往是奶奶否定的回答,我們仍不甘心的追問道:“那爸爸什么時候回來呀?!薄翱炝?,快了,馬上就要回來了”奶奶邊說邊縫著厚厚鞋墊,這是她為在外拼搏的兒子來年返回礦場工作準備的,她聽說遼寧的天氣很冷希望兒子穿著自己的鞋墊能夠暖和些。失落的我和妹妹回到我們的屋子里,平時最喜歡玩的沙包也被我們丟在角落里,不能引起我們一絲玩耍的興趣。

    在臘月的清晨,這樣的對話重復了一次又一次,直到某一天,我們像往常跑到奶奶那里問:“爸爸回來了嗎?”“回來了,回來了,昨天晚上回來的,你們爸爸坐了3天的火車,正在屋里補覺呢”奶奶臉上洋溢著久違的笑容,開心的說到。還沒等奶奶說完,我和妹妹早已迫不及待的跑到父親的屋子里去了。我和妹妹大聲的叫著爸爸,一下撲到他的肚子上說:“爸爸,我好想你啊?!备赣H也用他那雙有力的臂膀緊緊的抱著我們,激動的說:“蘭蘭,我回來了?!?/p>

    爸爸在家的日子里,我和妹妹像兩條小尾巴一樣寸步不離的跟著他,恨不得掛在爸爸身上,好像要把一年的思念在短短的幾天補償回來似的。

    父親的皮膚很白,但自從在礦場工作后我和妹妹卻發現他的膝蓋總是像煤球一樣黑,年幼的我們不明所以,還一邊刮著臉一邊說:“爸爸不愛干凈,羞羞?!焙髞砦覀儾胖?,在遼寧本溪縣的礦場里,礦洞狹小到連父親1.55米的身高也不能站立,父親是跪著用鐵鎬挖著煤,日復一日年復一年,悶熱陰濕的礦洞里煤礦石的黑色漸漸透入父親膝蓋的皮膚,無論怎么清洗也難以洗去。

    難以想象,在遼寧本溪縣那片土地上,父親是用了多大的毅力,跪在寒冷的礦洞地面,揮動著鐵鎬,用雙手為我們姐妹賺來學費和生活費。

    父親并沒有將這些告訴年幼的我們和年邁的奶奶,以一個男人的堅韌,默默的承受著,但他那漆黑的膝蓋讓我和妹妹每年過年多了一項任務——幫爸爸洗腳。

    奶奶說干干凈凈的才能過年,于是十歲那年我和妹妹在年三十的夜里打來熱水,爭著為父親洗腳。父親微笑著任我和妹妹施為,看著我們姐妹像小蜜蜂一樣來回穿梭的準備著熱水、毛巾和水盆??蔁o論我們用什么辦法,不管是毛巾擦,還是海綿搓,那刺眼的黑色卻頑固的留在父親的膝蓋上。

    年幼的妹妹最先忍不住哭了,她一邊抽泣一邊說:“為什么....為什么洗不掉.....不洗干凈爸爸就不能干干凈凈的過年了?!备赣H心疼的將她抱在懷里,輕聲的安慰著,漸漸的,妹妹抽泣聲越來越小,她在父親的懷里睡著了。倔強的我仍不肯放棄,一遍又一遍的打著肥皂不停地為父親洗著,“蘭蘭,別洗了,已經很干凈了,別累著了”爸爸輕聲說到:“我先把你妹妹放在床上去,你去洗漱了也早點睡吧,明天還要早起拜年呢?!薄翱墒?...”我不甘心的想要再堅持,父親笑著搖了搖頭,抱著年幼的妹妹走向我們姐妹的房間,每一步走得很輕,很穩,仿佛抱著世界上最重要的珍寶。

    現在爸爸已經退休好幾年了,年輕時的勞作讓他有了一副健康的身體,他的精神很好,誰也看不出他已是花甲之年。每年我仍然和妹妹一起幫他洗腳,那漆黑的膝蓋經歷歲月,在我們眼里已不再刺眼——那是父愛的勛章。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亚洲国产精品嫩草影院,日韩精品无码一本二本三本色,国产精品原创AV片国产,国产色噜噜噜在线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