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ptgroup id="bssxu"></optgroup>

  • <s id="bssxu"></s>

    他,從志愿軍老戰士到鐵建“工匠”

    記十九局一公司志愿軍老戰士許川林

    來源:本站原創?作者:蔡慶榮??時間:2018-05-17?【字體:??

    璀璨的歷史中,總凝聚著一些默默奉獻的閃光者。

    如今已88歲高齡的抗美援朝志愿軍老戰士、鐵道兵老戰士、中國鐵建工匠許川林,就是一個在身邊人中鮮為人知的“了不起人物”。

    響應“保家衛國”號召抗美援朝

    抗美援朝戰爭,是20世紀50年代初爆發的朝鮮戰爭的一部分。1950年10月,中國人民志愿軍赴朝作戰,拉開了抗美援朝戰爭的序幕。

    1951年3月,時年21歲的許川林從江蘇南通農村報名應征為中國人民志愿軍,在天津集訓了大半年后,于12月和同批次入伍的戰士一同開赴抗美援朝戰場。軍列到達丹東,由于鴨綠江大橋早已被美國的大炮炸斷,導致軍列無法前行。當時戰場上急需兵員補給,而又時值寒冬,鴨綠己經冰封江面,部隊決定徒步跨江入朝。由于是絕密行動,戰士們都不知道自己走在江面上,也不知道去什么地方,經過半個多小時的徒步跨江,就被安頓休息,第二天天亮,大家看到穿不樣服飾的群眾,才知道已經進入了朝鮮。

    到了中朝邊境的朝鮮并沒有到達作戰陣地,許川林和戰士們又白天休息晚上步行趕路,經過十多個晚上急行軍,過了清川江,終于到達了指定作戰陣地。由于超負荷的急行軍,上級命令扔掉棉大衣,只穿一身薄棉襖。由于極寒天氣,異國他鄉的不適,有的戰士半道累病累倒,再也沒有機會回國。許川林的部隊任務主要是堅守陣地。這個陣地是保證大部隊人員、物資進出的“咽喉”,任務艱巨不亞于主戰場上正面迎敵。挖戰壕,打阻擊戰,一直堅持到1953年7月,雙方簽訂《朝鮮停戰協定》,他們才從陣地上撤下來住進當地的群眾家。堅守兩年的陣地,擊退敵人的多少次進攻,采訪中,許老說誰也記不清楚,陣地上犧牲了多少戰士,多少戰士與死神擦肩而過,他自己也腹背受傷,用自己隨身帶的急救包戰友們給他取出了彈片才有了今天。

    從陣地撤下后,又幫助朝鮮搶修橋梁道路,直到1953年秋天隨整建制部隊回到洛陽。

    轉鐵兵入鐵建成機械操作大拿

    回到洛陽當年,鐵道兵成立,根據中央軍委命令部分志愿軍回國需要留在部隊參加“三線”建設,許川林和戰友們再次響應黨的號召,集體進入鐵道兵序列,也是他頭一次戴上了領章帽徽,人生再一次迎來了轉折。

    許川林當時入職的部隊是鐵道兵7師,也是鐵道兵在該師成立的第一個機械隊。機械隊上百臺推土機、挖掘機等是清一色的前俄式設備。和連隊其他戰士一樣,許川林沒有文化,連自己的名字都不會寫,連隊領導看中他的就是肯吃苦能干?!把笤O備” 還要等著派上大用場,連隊便開展了八個月的文化掃盲。一邊是文化補習,一邊是設備操作,許川林比誰都學得用心賣力,八個月下來,他成了連隊的尖子。同樣在當年,中央號召修建鷹廈鐵路,由王震司令員率十萬鐵道兵出征。作為鐵道兵機械培訓的搖籃,機械連的操作手被分配到鐵道兵的各個部隊,許川林也被調入6師參加鷹廈鐵路貢瓷灣大填方工程。恰恰就在這一年,駕著設備在現場操作的許川林見到了來工地視察的王震司令員。當時,連長示意他停下,許川林見司令員朝推土機方向走來,便馬上下車,臟兮兮的手順便在自己身上擦了擦,雙手握住了司令員的手。王震司令員問了他哪里人,多大年紀,一旁的連長告訴司令員小許是朝鮮戰場志愿軍回國后整編過來的,司令員說:“好,好,能吃苦,能戰斗”。這是許川林入職鐵道兵見過最大的官,這一夜激動得沒睡著覺。之后,國家修寶蘭線,他奉調到鐵道兵9師。1958年動工興建十三陵水庫,鐵道兵需要派三名設備操作尖子支援,許川林作為其中之一的尖子被選中。

    一天夜里,十三水庫指揮部通知第二天全員休息保養設備,可第二天一早,指揮部通往工地的路上圍了不少人,當時的小許跟著跑了過去,大家在高呼“毛主席萬歲”。由于人多,許川林急中心智,爬上了一臺設備振臂高呼“毛主席萬歲”。由于站在高處呼喊,毛主席朝著許川林的方向揮了揮手。后來得知毛主席是來參加十三陵水庫義務勞動的。之后的幾個月,他又多次見到了劉少奇周恩來朱德等黨和國家領導人參加十三陵水庫義務勞動的場景。許老如今回憶起來,仍然是激動萬分。

    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許川林從鐵道兵9師退伍后,因為技術過硬被特批留在部隊,成了一個不戴領章帽徽的“兵”。從鐵道兵到中國鐵建,他一直干到退休,技術等級是鉗工八級,由于到了極限級別,多次又從倒八級回調。

    退休后,許老又在十九局一公司機關門衛值班室干了十年。在部隊許川林榮立過兩次三等功。但這些年,誰也不知道他參加過抗美援朝戰爭,除了過去部隊師領導略知一二,戰場上受過傷,從沒要求過評殘,國家對抗美援朝志愿軍優撫政策,他從不過問,也從不向人提及他的經歷,他說:“戰場上能回來的已經很幸運,檔案里都有,國家照顧的都會有,知足了?!彼?,他從沒有向組織張過嘴伸過手,即便是那張由父親在老家壓在箱底、已經文物單位鑒定難以修復的由1954年中國人民志愿軍政治部下發的《革命軍人證明書》,直到2016年才真正回到許老手中。

    “知足了”,我帶著許川林老人這句心中洋溢的幸福,帶著沉甸甸的采訪故事,把由衷的致敬獻給他,并同獻給共度艱難征程、金婚銀發、事業生活的伴侶韋秋珍女士。


    亚洲国产精品嫩草影院,日韩精品无码一本二本三本色,国产精品原创AV片国产,国产色噜噜噜在线精品